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中国学者无法阻止美国发展反导系统只能奉陪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网络

中国学者:无法阻止美国发展反导系统只能奉陪沈丁立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 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在国家安全范畴中遵循现实主义的路径是一贯的:

中国学者:无法阻止美国发展反导系统只能奉陪

沈丁立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 研究院常务副院长

中国在国家安全范畴中遵循现实主义的路径是一贯的:当在武器技术上我国面临国家安全威胁的时候,我们会首先向国际社会要求禁止这种武器技术,不然中国就只得奉陪。对核武器是这样,对导弹防御技术也是这样。

中国政府11日宣布,中国于当天成功地进行了一次陆基中段反导拦截技术试验。在10多年前,我们曾大力反对美国发展战区导弹防御以及国家导弹防御技术,但未成功。于是,我们也发展了自己的导弹防御技术。在某种意义上,当时我们就没有必要反对,因为这毕竟是防御技术。

美国面临导弹威胁,它当然要研发导防技术。美国感知的威胁,可能包括中国的导弹进攻/反击能力。中国无意主动威胁美国,我国发展有限的导弹进攻能力,完全是为了自卫。但中国有限的自卫能力,仍可能被美国认为对它限制中国构成了威胁。

当然,美国的这种安全观必被中国视作威胁,而且中国认为自己有不被威胁的权利。所以当美国拥有了核武器并在上世纪50年代用它来威胁中国时,中国就被迫发展了自己的核武器(这也是朝鲜发展核武器的逻辑)。当美国继续拥有核武器并在当今对台售武以继续威胁中国(包括大陆与台湾)时,中国中央政府也还得决定继续拥有核武器(这也是朝鲜不愿弃核的理由)。

美国是否拥有核武器,乃美国主权。但若美国对外主动干涉,它就会损害他国主权,这时,美国的导弹防御能力将有助于美国敢于干涉而不太担心受到报复。当本来貌似合理的导弹防御同侵略性的对外战略相结合时,人们对导弹防御复杂性的认识就会深化——导弹防御既可增进其拥有国抵御导弹入侵的机会,改善国家安全;它也可同进攻性对外战略相结合,促使导防系统拥有者敢于冒险,采取富有进犯性的对外政策。

因此,反对导弹防御不会成功。导弹防御确可提升此技术拥有国抵御侵略的能力,而这种需求为人类各国共同具有。与其反对,不如自建,这是因为反对者本身也面临导弹威胁,虽说可以通过合作安全或者集体安全塑造更为安全的国际环境,但却难以保证未来国际体系内永不出现侵犯者,不能保证永不出现针对己方的导弹威胁。而面对威胁,主权国家仍需以具有足够可信度的威慑能力阻遏侵略,并在导弹入侵启动后,立即采取先进的导防技术对其予以瓦解。

中国明知自己无法阻止他国发展先进导弹防御系统,于是决定发展自己的陆基中段导弹拦截技术,这才有现在成功的中国反导试验。显然,中国研制反导小获成功,但面对拥有导弹攻防显着优势的美国仍难言安全。

但是,中国在国家安全范畴中遵循现实主义的路径是一贯的:当在武器技术上我国面临国家安全威胁的时候,我们会首先向国际社会要求禁止这种武器技术,不然中国就只得奉陪。对核武器是这样,对导弹防御技术也还是这样。

甚至在反卫星问题上,我们遵循的还是这个原则。美国是早进行反卫星战试验的国家,其通过试验在太空产生的碎片直接危害了他国在轨航天器的安全,美国因此获得的反卫星能力对其他国家的通信、传感和指挥安全也构成了严重的威胁,势必遭到中俄的强烈反对。但美国出于安全的考虑对此不会顾忌,这就迫使我国进行中国版的反卫星能力工程,通过相关国家在太空的安全平衡,来保障地面各国核威慑有效性的平衡。

三年前,我国首次成功进行“卫星实验”也在1月11日。但我国并不愿宣布那次“实验”,而是鉴于国际舆论环境而予以证实。三年后中国进行反导试验,我国报道却在国外之先,军事透明度提升不言自明。三年内我国对公布重大国防建设成就的心态有了显着变化,可喜可贺。

无论这一宣布与美国对台军售是否有关,国民都会认同中国必须建立攻防完备的军事体系。只要面临安全威胁,我们就需要建设自己的国家防御,包括逐渐完善的导弹防御。社会主义中国同他国的差别,只在于我们克制发展进攻能力,并且不首先动武,而不该是只批评他国发展防御自己却不发展。

120救护车出租
防水工程公司
星力打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