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西湖六公园英语角不敌广场舞马云当年老巢被

2019年04月11日 栏目:历史

西湖六公园英语角不敌广场舞 马云当年老巢被侵占作者:浙江 来源:浙江上星期天,很多人围在Babala周围学习口语,不远处是跳舞的人群

西湖六公园英语角不敌广场舞 马云当年老巢被侵占

作者:浙江 来源:浙江

上星期天,很多人围在Babala周围学习口语,不远处是跳舞的人群。

马云当年给老张发的名片

前天,英语角和广场舞再一次在六公园如期相遇。

具体地点是志愿军雕像为中心的圆形小广场,走几步路就是美丽的西湖。

英语角每个星期天举办,从改革开放初直到现在,已经有30多年历史。广场舞据说是去年冬天才从少年宫那边迁过来的,除了狂风大雨极端天气,每天坚持从不间断。

周日上午9点多,早一批学英语的人从城市各个方向赶来,开始扎堆。差不多同时,老韩骑着电瓶车也到了,他把横放在踏板上的音箱搬下,接上两个电瓶,嘭嚓嘭嚓的音乐响起。一般午饭过后,双方人数同时达到这一天的顶峰,跳舞场和英语角在流动中各自占据圆形广场两端,仿佛太极图中相克的阴阳鱼。

老韩放的都是交谊舞曲,快三慢三快四慢四恰恰伦巴,节奏鲜明鼓点强劲,跳舞的人以老年人居多,不少头发已经全白。英语角则老中青少各年龄段都有,主要形式是扎堆,常见的状况是一小堆人把一个老外团团围住,高手在内圈和老外比比划划聊天,练口语,更多人在外围竖起耳朵,偶尔插一两句,主要是练听力。

整个圆形广场直径不过五六十米,就算离得再开,那边的跳舞肯定会影响这边的学习。至于影响程度,主要取决于个人英语水平高低,水平高的人漏掉几个单词关系不大,水平一般或者初学的人就麻烦了,如果关键词没听清就只能云里雾里。据老孙估计,广场舞音乐对他的影响大概有百分之二三十,而对于其他人可能有百分之六七十吧--老孙自己是专业翻译。

跳舞犯什么法?

在过去的4个多月,像这样每周一次的相遇已经发生过十来次,不愉快的时候居多。刚开始,英语角的人来找老韩理论,劝他换个地方,老韩不搬,说凭什么2Cr1MoV钢板
。英语角的人气不过,上来要关音响,老韩也勃然大怒,你敢动一下试试!那次双方对峙,差一点动手。

后来,英语角的人又四处投诉,频频报警,报社电台城管警察,都来过多次。城管或警察来了,脸膛黑红的老韩依然寸步不让,你们是戴大盖帽的,我以前也是戴大盖帽的,你倒给我说说看,哪一条法律规定公园里不能跳舞?来人往往被他问住,只能调解,劝几句把声音关小一点

老韩过去的单位是司法系统,因为身体原因,几年前办了病休,闲来无事,喜欢到西湖边跳舞。刚开始在别人场地,后来自己买了音箱拉起队伍。跟着老韩这批舞友,有老工人老干部,城市居民农村妇女,有的从转塘丁桥甚至富阳赶来,大多数当了爷爷奶奶外婆外公,不少人像秋阿姨这样,早上先把孙子送到学校,回家买好菜洗完衣坐公交车过来,带上两个包子当午饭,跳舞跳到下午两点回去接孙子放学。

因为不收钱和来得勤快,老韩在舞友里声望颇高,我听到不少舞友对他的夸赞,有无私奉献为人民服务是个好人等等。

所以,不论面对城管警察还是,老韩一不回避二不躲闪,公园里跳舞犯什么法?你倒说说看!

公园北面不到百米就是柳浪派出所。一位警官说,从去年冬天开始,他们已经接警出警不下20次,多一天接到6个报警。确实没办法管,确实找不到执法依据

马云的名片

但很多人仍在努力争取让周日的六公园回归宁静。我发现,很多人都会讲到六公园英语角是杭州一张金名片,都会不约而同地提到马云--马云当年都是从这里学出去的呢。

老王说,马云上高中时就经常来英语角找老外练口语,除了英语特别好,其他功课都很一般。有一年考大学数学考得很差,马云那些天来英语角时心情低落,自己还拍着肩膀安慰过他。

老曾回忆,上世纪90年代初那几年,马云几乎每周都来,他词汇量很大,自己遇到不懂的单词也去向他请教。

老张从家中翻出了马云当年发给他的一张名片,海博络咨询有限公司市场部主管,留着传呼机号和7位的固定号码。老张说,那回是在文三路上碰到的马云,大家常去英语角所以很熟卡地亚手表回收
,自己骑自行车,马云骑一辆助动车,停下聊了几句。马云知道老张精通水电,还说自己过段时间要装修房子到时候请老张帮忙两人自从那次分别就再没见过。(海博络由马云创办于1994年,公司早的业务是中国黄页,几年后才有的阿里巴巴-注)

老张、老曾和老王,现在都是将近60岁的人了,来英语角的历史都在30年以上。我发现,在英语角呆得越久感情越深的人,越对英语角眼下受到的声音干扰痛心疾首。

人越来越少

老张的每次来去都很匆忙,中午12点骑自行车从朝晖赶来,两点一过就赶紧骑车回去。他一个人在家照顾着98岁的老母亲,只有中午可以走开一小会儿。10多年前,老张在宾馆当水电工,前台遇到外宾应付不了,都是赶紧打让他赶来救急。

老王用他自己的话说,这辈子所有的事情都不顺,无论从单位辞职还是开店做生意,只有一项坚持下来,就是自学英文,每周去六公园找老外练口语。眼看自己年过半百一事无成之时,突然被城西一家外语培训学校老板看中,聘他当了英语教师。老王说,如果不是英语,估计他现在要拿劳保度日了。

三个人共同的感觉,六公园英语角这些年来人气下滑得厉害,更加远远不能和30年前相比。

老曾说,那时刚刚改革开放,他也刚刚考上大学。全国各地都掀起英语热,原来的外文书店就在西湖边,那时一周只休一天,星期天大家排长队买到外语书后,就在旁边看书交流,六公园英语角就是这么来的。那时候的每个星期天,整个六公园小广场上,黑压压全是人雨衣价格采购
。跳舞?想都别想,插脚的地方都没。放音乐?不被人骂死才怪。

老张说,估计现在的英语角连当年十分之一人都没有。本来人就不多,再一跳舞,老外不喜欢吵闹,更不爱来。英语角么,老外越多中国人越多,老外不来,英语角的人只会越来越少

候鸟

不过上星期天,可能是西湖春意正浓旅游正值旺季的缘故吧,在六公园英语角路过停留的老外比前段时间都多。一位来自英国的工程师,一位参加过海湾战争的美军退役飞行员,两位在杭外当外教的夫妇,美国明尼苏达州的一家三口,两个来自伦敦的生意人,一个经营房屋中介,另一个拥有两家小餐馆。

下午四点多,来自美国弗吉尼亚的Babala女士和大家握手告别,她说这是她第六次也是一次来六公园英语角,过几天她就要离开中国前往越南河内。

Babala和大家合影留念的时候,另一边的广场舞刚刚散场,一个离开的老韩把音箱搬上电瓶车,准备回家。

我问他,下星期天还是这个时候?

老韩说,可能不来这里了。

老韩手指旁边一棵法国梧桐树,说,他们这些跳舞的人都是候鸟,夏天要找有树荫的凉爽去处,冬天要到阳光直射温暖的地方。六公园这里几乎没有树荫遮挡,冬天很好,夏天不行。所以近他一直在留意西湖边法国梧桐的树叶,等树叶长得再稍稍大一点,少年宫那边树荫浓郁,也就是他们将要北飞的时候了。

都市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