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薛蛮子处处闲招不抠条款的天使怪杰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养生

薛蛮子薜蛮子档案:出生日期:1953年毕业院校: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加州伯克利分校工作经历:早期在纽约经营房地产,

薛蛮子

薜蛮子档案:

出生日期:1953年

毕业院校: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加州伯克利分校

工作经历:

早期在纽约经营房地产,华尔街知名华人投资家

UT斯达康创始人之一

曾担任8848董事长、中华学习董事长等职务

主要投资项目:UT斯达康、、PCPOP(泡泡)、汽车之家、雪球财经、华艺百创、博看文思、Golf Media(高福美地)、酷盘等

他决策很快,不抠条款,创业者开个价他就给钱,微博现在是他天使投资的项目来源。

4月1日,北京某商业会所,满头银发的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带着两位助手拾阶而上,几位年轻人站在楼梯口等待着他。不难看出他们见到薛蛮子的兴奋和紧张。

这几位年轻人,都是由创投圈挑选出来的创业者,他们当中,有做移动运用跨平台解决方案的、有做注册码广告的,还有帮助企业群发电子邮件的。这个由创投圈组织的名为天使晚宴的活动,目的是帮助创业者和天使投资人牵线搭桥。薛蛮子坐定,按照顺序,每个人开始介绍自己的项目。

我凭甚么要上你的站?当听到一位做购物社区的创业者介绍自己时,薛蛮子问。

随着技术的发展,注册码这种麻烦的东西肯定会消失,你怎么办?

薛蛮子问的问题很刁钻,也很尖锐,但他又很会打圆场,让那些问题不至于让创业者太尴尬。

一个多小时下来,5个项目基本介绍完毕,薛蛮子已经心中有数,西餐一道道上来,而他的助手已经和那位做跨平台解决方案的创业者走到一旁详谈了这是薛蛮子比较满意的一个项目。

那个做跨平台的我们准备投,还有那个做验证码的,我们也很有兴趣。第二天,在他的公寓里,薛蛮子对《创业邦》杂志说。

跨平台的项目,已经接受过一轮天使投资,但薛蛮子觉得可以跟对方商量一下。

我能带来价值,国内所有的大厂商我都认识,我是空中的董事,我能帮他们忙,能带来资源的。

那天是清明节假期,当10点钟来到薛蛮子家的时候,他刚刚结束和一对夫妇的谈话,那对夫妇也是创业者,做个人健康管理,通过微博认识,今天上门,希望获得天使投资。

一个多小时以后,离开的时候,在楼下遇到他的助手带着另外一位创业者从外面走进来。薛蛮子又要看下一个项目了。

处处闲招,背后有判断

彭林就是通过中间人接受薛蛮子天使投资的。但这次的中间人是创新工场。

2011年9月底,创新工场为投资人和旗下公司安排了一场相亲会,雷军、薛蛮子等轮番听创业者路演。看了几个项目,薛蛮子有事要走,工场的人急忙上前,薛总,还有个项目,你要不要听听?就这样,本来排在后面的彭林,带着他的杀价帮听起来有点江湖血腥的一个电商项目,见到了薛蛮子。

老薛是会场一个很活跃的人,大大咧咧的,我听别的团队说,可能也会提一些比较尴尬的问题。彭林有备而来,在这之前,针对那天来的雷军、薛蛮子、徐小平做了不少功课,他跟薛蛮子聊历史、政治,甚至敏感话题。至于投资人必问的那些常规问题团队构成、核心竞争力、钱怎样花等等,在一派轻松愉快的谈话氛围中,很快带过。

谈话快结束的时候,彭林还给薛蛮子提了个建议,我觉得你那个微博挺好,其实可以总结总结,变成一个专题之类的东西。薛蛮子提高嗓音,没错,我就要做这个。彭林事后才知道,那段时间,薛蛮子恰好正在找人弄蛮子文摘。

一场与投资大佬的单独见面,谈笑风生,这让彭林感觉不错。但是转念却意识到,他也没表态呀,投还是不投?

一个星期之后,彭林就接到了薛蛮子的,来到他家附近的一座茶社。这回,老薛没有跟他谈历史,也没有聊敏感话题,而是上来就问他准备融多少钱,股份占多少,大概想怎么花,按照所想的时间点能达到什么样的业绩目标。彭林一一作答,以后,薛蛮子又接着跟他聊了些关于李想、外贸B2C的话题。又是一次热火朝天的漫谈,但是直到他离开,老薛依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彭林有点坐不住了。作为创新工场的孵化项目,在跟薛蛮子谈的时候,实际上有很多VC和天使在跟他接触,包括雷军新成立的顺为基金。他也体会到了融资的辛苦,见了四五家公司,一轮一轮地过,从投资经理到每一个合伙人,到整个董事会,一家公司就要聊三四轮。

他觉得应该让薛蛮子知道他的态度。一个低调的创业者,你肯定得主动表达想要谁投,不能说还得等人家表达出来,然后你来做决策。抱着这种心态,彭林通过创新工场向老薛传递了一个信息,希望接受他的投资。

某天,彭林接到了薛蛮子的,后者当时正在中关村图书大厦谈事,彭林过去,薛蛮子见面就问,你想好了?彭林答,我想好了。老薛点头,那就这样吧,你回去吧,我这儿还有事呢。彭林感觉不太保险,追问了句,那就谈定了?薛蛮子说,谈定了。

我觉得这个人能干,商业模式到是不是能够做成,还有待商榷。但是人很踏实,有工作经验、有热情,在清华同方干过那么多年,也干过同类的事。实践证明,这事还没人玩过,他能杀出一条路来。如果他觉得这条路不行了,这个人有本事,他一定能调剂。说起为何投资彭林,薛蛮子这样分析。

看似散漫,处处闲招,实则背后有一套自己的判断,这是典型的蛮子风格。

雪球财经的创始人方三文还记得,他次去薛蛮子家的时候,两手空空,既没有产品,也没有商业计划书,去吹一下牛。老薛告诉他,你还需要再磨炼磨炼。过了一段时间,等站上线的时候,薛蛮子正好路过雪球财经,就上楼了。看了下公司和产品,听了下方三文以后的打算,抛下句话就走了,行,那我投点。方三文说,老薛的特点就是决策比较快,也不怎么抠条款。占多少股份,也基本上由创业者开个价,他觉得OK,就投了。

事实上,杀价帮那一轮的投资,雷军和创新工场都参与进来了。也就是说,彭林融了三方的钱。

喜欢单干,不爱受约束

薛蛮子现在投资项目的主要来源,已不限于通过熟人介绍了。

微博现在是我生活的主要部分,没有这个就瞎了。薛说,在互联,他是打拐名人、天使大佬;线下,他一头银发神采奕奕出现在各种论坛,连影视明星都乐于跟他合影。2011年的打拐行动,已完全让薛蛮子三个字明星化、品牌化。

肯定是有名的人占便宜啊。同样的项目,同样的价值,创业者肯定找有名的。由于除钱以外,还要有很多资源,全球都这样。说到此处,他提起当年投资蔡文胜和李想,那会我也有名啊。他觉得我做过UT斯达康的董事长,还有8848,那时候没几个人做天使,也觉得我能带来价值。IDG投资蔡文胜的265,后来又卖给Google,李想拿到澳大利亚电讯的钱,这都跟我有关系。

粉丝多,名望大,微博不但成为他挖宝的主要渠道,还让他非常轻松地发现原来根本碰不到的项目。两个月前,一名广州的创业者通过微博给薛蛮子发私信,你太太是做珠宝的,我是中国卖手表里的,你感不感兴趣?很快这笔投资就被敲定,两个人还准备到欧洲去寻找发财的门路。

但是每天将近500封的私信,让这个年届60的白发老头儿有点招架不住。信息多了,挑选是个体力活,用薛蛮子的话说,不着边儿的更多。总得找出一个机制,就是能够筛选项目。

他又不愿像曾李青、徐小平那样搞个公司,成立一个公司,找一帮人折腾,尽职调查啊、融钱啊太麻烦了,而且不自由。如果我不想投了,我到法国玩一个月,这公司就没法转了,开会都没法开,没法弄。

薛蛮子想了一个办法,建立了一套挑选机制。

2011年5月份开始,老薛在微博发起实习生招聘,数日间收到上千封简历。他依照几个条件开始挑选:大学毕业、会点外语,有出国留学经验。,十几名所谓的实习生名单被确定:有从微软、AMD、英特尔出来的;有搞IT、做广告或做顾问的;至于毕业院校,有芝加哥、沃顿、北大、香港大学的。这些实习生大多在30岁左右,都是金领阶层。

他们并不是想再去找工作,只是想增加这方面的知识,比如怎么投资,怎么看一个项目,怎么看人,希望随着我能长点见识。薛蛮子说。

按照各自的长项和专业,实习生分成科技组、医药组、消费组等。经薛蛮子微博和邮件投来的项目,他们先进行轮筛选。统一由诺顿商学院毕业、曾在麦肯锡工作过的戴汨决定,哪些项目上报给老薛。

有事就见,没事就不见。哪个项目特别好,值得见,我们就见。省事省心,要不然自己哪儿弄得过来啊。薛蛮子说。

实习生除了跟着老薛学艺以外,可以自愿在项目里放点钱,或者对某个项目感兴趣也可继续跟进,保不齐将来在企业里做到CFO、VP之类的高管,能够拿到期权。薛蛮子说,目前他还没有给这些实习生开过工资。

这类机制还处于摸索阶段,通过实习生推荐过来的项目,薛蛮子只看上一家电商企业。因为投资还没结束,他不肯多说。

实习生也不是他仅有的帮手,薛蛮子常常拉着自己投资过的创业者一起去帮忙看项目。游戏矩阵CEO徐乐接受了薛蛮子的天使投资,有一段时间,常常被薛蛮子拉着看项目,遇到看不清的,薛蛮子还请王煜全一起看看。

共同投资,都是哥们

想要拿到薛蛮子的投资,方三文的经验是,不要拿一个商业计划书去,先把产品做出来。另外,你自己思路要清楚,把这个事情说清楚。技能都不重要,核心还是天使看你的人和产品。投资人总归还是觉得你的产品有前途,你的团队有实力才会给你投资。你应该把99%的精力放在这儿。至于投资者什么喜好,他爱喝甚么酒,你搞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呢?

彭林也持相同态度,找天使拿钱是为了实现你自己的梦想,而不是为了拿钱,这点真的很关键。所以任何跟你的梦想有冲突的事情千万不要做。他建议创业者不能仅仅熟悉PPT里的东西,由于天使会根据自己的经验,问一些具体的东西。比如,遇到黑客黑你的站、三天上不去,怎么办?这些东西,创业者一定是要了解的。另外,天使多多少少还是在意钱的,毕竟他要真金白银的投给你,所以对钱怎么用,这个一定要说明白。

仅接受天使投资半年时间,在薛蛮子的引荐下,红杉资本的沈南鹏找到了方三文。两个人约在一起吃饭,吃到一半,沈南鹏说,我投你。20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就这样被敲定了。

沈南鹏之所以在短时间内做出决定,也是有他的缘由。他很早就接触我们,是i美股的用户,而跟红杉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美股公司就有十几二十家。

但薛蛮子跟各大风投的关系确实非同一般,他跟IDG关系密切,一起投资了DX、中华学习。游戏矩阵和雪球财经也是IDG推荐给他的。

2011年,薛蛮子、李开复、雷军、包凡、蔡文胜、何伯权、季琦、吕谭平、倪正东、杨向阳、徐小平、曾李青共同成立天使会。薛蛮子是任轮值主席,天使会组成了一个投资委员会,由三人构成,雷军是主席,另外两个成员是薛蛮子和徐小平。别人认为不错的项目就推荐过来,我们3个人说投,就投。

我们尊重大家的意见。比如来了一个关于旅馆的项目,季琦说不干,我们肯定听,人家是专家啊。来个教育的,徐小平说不干,谁也不会去非要干这个。来个电讯的,我说不能干。这种方式,正是美国天使投资俱乐部目前的运作模式。

所以可能到现在,彭林今天都不知道,杀价帮怎么会同时吸引了三个天使大佬的参与。他只知道,在微博上看到天使会去了趟敦煌,回来后,他就同时被雷军、薛蛮子和创新工场投资了。

薛蛮子说,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在杀价帮准备融资的时候,创新工场已经有想法自己留着。雷军看了这个项目,也觉得不错,但是知道薛蛮子已经准备投了。因而,雷军给薛蛮子打了个,我能不能投?我少投点,你多投点。薛蛮子回答,没问题,李开复少投点,我也少投点。

大家都是哥儿们。一句话就可以了,每天他们看那么多项目,都仗义一点,那怕甚么。大家都能带来价值。薛蛮子说。

这个大大咧咧、童真可爱的老头儿仍然我行我素。不想看项目了,就丢下一切出去玩。他已跟黄健翔及其他朋友约好,一起去西班牙看皇马对阵巴萨的比赛,开完首届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当天晚上就走。

薛蛮子攻略

我的:

这个人对事情本身的兴趣和痴迷远远大于金钱;

这个人有没有基本的道德水准,看他对人、朋友、亲人的态度怎样;

这个团队有没有凝聚力,团队凝聚力的大小决定了大家能否齐心协力做成这个事情;

创业者情商要高一点,对于情商特别低的创业者我比较害怕。智商高、情商低的人很难搞,就容易闹出不愉快。

我的出手逻辑:

投资主要看人;

不是控制型天使,一般投资完后对企业的运营和业务接入较少;

专职的天使投资人;

投资额度在50万元人民币左右;

善于的投资领域:电子商务和互联。

给兄弟们的建议:

要想成为一家伟大公司的,一定要损己利人,只要你个人做到损己利人,你的团队就有保证了;

作为一个创业者,一定要能把别人想不清楚的事情想清楚才行;

创业者情商要高一点;

创业者要看清投资人为何而来。纯洁是为了财务来的投资人,可能逼着创业者马上就要利润和收益的;要求控股的投资人会让创业者失去主动权,变成打工者;

天使投资一般占企业股权的比例为10%~30%,很少会超过30%。

兄弟连:

UT斯达康(2000年在NASDAQ上市)、初期的电子商务站8848、李想的泡泡和汽车之家、蔡文胜的265导航站、雪球财经、酷盘。

失手案例:阿里巴巴、3721等。

成绩单:

薛蛮子自称在过去的18个月里,卖掉了总价值15亿美元的公司,同时他还有20个左右在投项目,他的总投资额估计在2亿元左右,其中一家电子外贸站(帝科思,Deal Extreme)刚刚上市,还有家船厂也即将上市。

天使看天使:

国内投资市场很畸形;

美国的天使遍及全国,善于团体作战;

天使投资人的挑战:天使投资人的价值不是要做什么本人就得是这个领域的专家,而是要具备这种跨界能力。天使投资人之间思路的撞击能给人带来巨大的价值,而创业者需要的也正是这些,因此天使投资人之间构成一个团队很重要,大家能够群策群力;

天使投资人挑战之2:识人是一门艺术。人比项目重要,对项目潜力的判断难于对人的判断,还有外部政策法制环境不稳定,常常创业者初创立的企业和他做成功的企业完全是两码事;

想做天使投资人得具备三个因素:一是有闲钱、生活没问题,有金钱和资本的能力来做这个事;二是有一定的创业经验,有一定的商业知识,有一门所长,在某个领域有独到的经验,除了钱之外能够给被投资者带来一些经验、劝告;第三是性格,赏罚分明。

经期延长腹痛吃什么药
月经后期如何排淤血
月经有血块该吃什么